【即時文摘】試論四大候選人的牌品(林夕)

古語有云:「人品好自然牌品好」,這當然,反過來說,牌品好,人品又是不是自然好?
我有點保留。何謂牌品差?手風不順時,性格弱點畢露,主要是浮躁,怨天怪人,甚至責人,薄薄地責怪那種你誅我,你碰我,早知道就不打啦……如果都是自己人,心情外露,擾攘得不太過分,其實也是情趣;否則個個氣定神閒,輸時微笑贏也微笑,你估係競選分享會咩。我見過牌品堪稱差勁的奇葩,當然不是輸錢後掀桌子再暴怒而去那種,只是輸一鋪,就哀嘆吾生之不幸,羨對家之好運,一直嚷嚷道:唔打啦唔打啦。有時會攤開自己的牌,把一手爛牌攤陽光底下,公諸同好,這雖然不符合遊戲規則與打牌之程序公義,我倒覺得這奇葩浮躁得有點可愛,事實上她真人也是個毫無城府,七情上面的直率人,嫌棄她吵鬧,不跟她打牌,只做朋友是可以放心的。我反而有點怕那些全程不動聲色,輸贏依然八風不動,表情滴水不漏,對最後贏家恭喜得有點假。牌品是夠好了,人品呢?難說,傳說中藏得很深,會放暗箭的老狐狸,在麻將檯上一定也是個好好先生。
我把這看法告訴麻雀王,雀王說未必,比如現在四位候選人,剛好湊夠一檯麻雀,若大打出手會是個什麼場面。很容易想像,也很精彩。胡官會一路指正誰犯規,誰上錯了碰錯了,因為有心理準備是躉腳的,不惜賠上時間金錢,也要成全雀局該有的規矩與氣氛。薯片會一直四萬咁樣,頭四圈雖然形勢落後,被人誅章時會賣弄小幽默回應,不埋怨不罵街,不做大牌嚇人,密食當三番。奶媽話唔打又打,一坐下來卻原來好打得,連骰仔都袋定,進取有為,有人要上七萬,不惜拆爛自己7789萬,也要惡碰人家的七萬,又懷疑別人的籌碼可能違法,自己背後卻一大堆塘邊鶴,幫她打開口牌,她卻說不能阻止別人幫她出千,到她論論盡盡打錯牌,又謙稱她不會打麻雀仔,她擅長的是跟財金大鱷對賭。葡萄儀全場最多聲氣,人家碰發財,就說我二十年前早已碰過這隻發財啦,我食大三元時你們連牌都未識摸,對家吃了雙辣,她說這是一步登天時運高,她自己是一把一把雞糊打上來的,說着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弄得全場尷尬。最搞笑的是打到北圈尾,她才抗議原來不是打廣東牌,上海牌規則有利奶媽,好像忘記了當初她也有份建議打上海牌似的。
麻將王說:所以呢,牌品好,人品未必真好,牌品差到冇朋友,人品好打有限。信不信隨你。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