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We, wet(陳也)

同行,如敵國,擺明挑釁,怪不得胡官劣評那個「同行騷」。鄭蛾除了毒招扣帽子以「分化立法行政關係」打殘二撇雞,還想借勢給阻頭阻勢的胡官一記毒棍。可惜仲打得乒乓球的「老夫子」不中計,繼續反手,回擊個靚抽!這才是真正的,官到無求膽自大!
與狼同行,鄭蛾的2.0底牌在分享會見光死。那些撐場者傳媒好心形容為「星光熠熠」,但盲嘅都睇到,這批人是過去四年全面埋狼堆的油水派,唯利是圖,見西環就拜,當習帝是財神,熱愛香港個屁!如果無利益輸送,鄭蛾connect,佢地點反應?一定!Escape!不妨假設鄭蛾這個月被黑材料纏身,惹上麥齊光一樣的麻煩,今日高調埋connect堆的契弟,有無一個會幫她寫求情信?毫無懸念,They act!第一時間斬纜跳船!鄭蛾引以為傲不斷硬銷的為官三十年,來到參選吉時,無半個同事朋友站台。跟紅頂白有盡時,鄭營造強勢,但人腳呈不祥預兆,叫人聯想五年前的唐營。看來泛民300+不用為小圈子選票分裂了,北京呼召,不日發送,We等埋的只有習神一票,凡人V極只得wet。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