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梁振英告人當助選?(梁文道)

梁振英控告立法會議員梁繼昌先生誹謗,其實是一件非常不合理的怪事。許多論者認為這是因為他太過擔心自己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一事會被「UGL案」破壞,故此誓死要向中央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有誰會相信香港一群泛民議員聯名寫信給俞正聲主席,居然能夠起到左右中央意思的作用呢?看這兩天的新聞就知道,要做的決定早已做好。便如當年董建華先生「腳痛」下台之後,還能升任國家領導人是為了要我們香港人明白,董建華先生推行廿三條立法的方向和意志絕對正確,值得嘉許;問題最多是他處理整件事情的手法不夠明智而已。同樣地,今天中央也不想我們誤會,以為梁振英旗幟鮮明地反佔中打港獨有什麼不對。所以,要用政協副主席的位置再度標明政治正確的大原則。
至於「UGL」一案,或許中央真的依憑他們擁有的材料,判定梁振英可以高枕無憂;又或許他們認為就算讓一個國家領導人因為貪腐而下台入獄,也算不上是什麼了不起的新鮮事。所以又有些論者指出,梁振英這回控告立法會議員,是為了達致寒蟬效應,讓包括政治人物在內的公眾不敢再就此事發聲。可是你去票告一個議員,就真能嚇倒所有想要說話的人嗎?梁振英上台以來,律師信都出過好幾封了,難道今天罵他的人要比從前少了嗎?
更奇怪的是,這次行動不只沒有起到讓大家不敢再談「UGL案」的效用,反而更像是要自動撩起爭論,再度提醒市民,他還有這麼一樁未了之事,值得大家關注。以「梁振英路線」的一貫作風來看,再佐以幾位梁營核心人物近日發表的多篇文章,我懷疑主動挑引輿論關注「UGL案」,可能正正是他的意圖之一。為什麼一個人要好端端地刺激別人注意他的疑似瘡疤?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
很簡單,那就是要把這宗案件政治化。先是再三說明自己在法律上站得住腳的原因,然後自封自己早已立於不敗之地,不必再理對手任何跟進的辯駁和置疑。如果對立一方真的繼續爭辯(這幾乎肯定是會發生的),那就批評他們全是不安好心的反對派,胡纏亂打皆因一個「不可告人」的用心。那個「不可告人」的目的,自然是要鬥倒鬥臭一個精忠報國反港獨的國家領導人。於是一宗司法的案件就又成了一場和「黃屍」反對派、港獨分子,乃至於「外國勢力」的艱苦鬥爭了。
這麼打下去,無論是可能仍未就此結束調查的廉政公署,還是下一屆政府的律政司,又或者未來要處理這宗案件的司法系統,恐怕就要面對莫大的政治壓力了。一兩年內,要是梁振英勝訴,梁繼昌先生敗北,那自是「正義的勝利」,「天地有正氣」。若是梁振英輸了官司,甚至真的面對政府檢控,而且還被法庭判作第二個曾蔭權,可能就會有一場比「七警案」更具爆炸力的鬥爭了,愛國愛港的市民以及大陸部份過度熱心的同胞,又怎能輕易放過解殖未完成的廉署與外國勢力滲透的司法體系?
極大機會要出任下屆特首的林鄭月娥,和她的律政司(會是傳聞中的湯家驊先生嗎?),將來面對這宗案件肯定是要頭疼的。調查下去還是不調查?告還是不告?這都是政治問題。不過,林鄭月娥不必等到將來才頭疼。梁振英一發信給梁繼昌先生,她可能就已經開始唉聲嘆氣了。原因很簡單,在特首選舉期間,任何一樁政治事件都絕對會變成選戰的一部份。要知道由於林鄭月娥「梁振英2.0」的形象已經固定下來,她那「中央欽點」和建制派盟主的光環也一樣揮之不去,所以在這段日子裏面,建制派、中央政府,當然還有梁振英的任何言行,都會被公眾不自覺地當成是她「競選工程」的一部份。也就是說,梁振英告人誹謗,將起到類似「撐警大集會」的影響,在很多市民心中會被自動入埋林鄭條數。不管是在爭取泛黃歸心大和解,還是在提振民望上頭,梁振英這次行動都只會為林鄭月娥帶來有害無利的結果。
假如梁振英真的想幫林鄭月娥,讓她順利繼位,以其在香港政壇中幾乎無出其右的政治能耐而言,又怎麼會不清楚自己的動作為林鄭月娥所帶來的影響呢?如果他真想扶助林鄭月娥,這段期間他最好什麼都別幹,甚至什麼話都別說,唔出聲當幫手。可他偏偏高調控告梁繼昌先生,甚至引人追看林鄭月娥會怎麼處理「UGL案」。除了如前所述,是要將案件政治化,拋給林鄭月娥接招,睇佢識唔識做之外;恐怕便和擴大「七警案」爭論的背後搞手一樣,他們可能從不擔心林鄭月娥的民望,也不怕她會因為他們的作為失去拉攏泛民黃絲的最後機會。
不用替林鄭月娥的民望憂心,固然是因為「港人擁護」根本不算什麼,中央看中了她就是看中了她。更重要的,是一個民望低的特首,一個沒有蜜月期的特首,才有可能是「最聽話」的特首。就像過去五年的好些新貴,不孚眾望,人緣欠佳,毫無政治能量,於是更得隨時感恩戴德,死命效忠捧他們上位的貴人。至於與黃絲和解,拉攏泛民,港人大團結,那更是想都不用想。假如香港真的一天光晒,冇晒爭拗,一大堆像愛字頭這樣的新興團體以後做什麼吃什麼?鬥爭為綱,收束一國兩制的路線又怎麼延續下去?所以一口氣都不能喘,就是得在選戰期間持續生事,逼得林鄭月娥離反對派越遠越好,讓她一上台就要面對和泛民黃絲誓不兩立的局面。
說到這裏,我曉得一定有讀者會問林鄭月娥點會有得揀,她不一早就是梁營的人馬嗎?為什麼我好像把她形容成似乎還很獨立,有待梁營「爭取」似的?可能還有些人會注意到梁營之外,唐營等傳統親商建制似乎也在林鄭月娥那邊,他們會不會擁有一定影響?而處在兩陣之間,林鄭月娥又有沒有上下周旋的能力?這些問題,且留待日後探討。


相關文章

  1. 【即時文摘】唔好侮辱我地老母(林夕)
  2. 【即時文摘】林鄭當選,是摑習近平兩巴(馮睎乾)
  3. 【即時文摘】芳芳報恩記(高慧然)
  4. 【特首選戰】曾俊華胡官夾擊林鄭!選舉論壇花生位重點睇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