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唔好侮辱我地老母(林夕)

中央有沒有干預選舉,吃花生搞不清正中央在哪裏,難說,吃政治飯的,若假裝不知情,不是無知,就是無本事。身在參選人競選陣營中,又有份吹風扮傳聲筒,說某人不得中央信任的,自己已經涉嫌用威嚇手段干預選委取向,要自圓其說沒干預過,很考功夫。難得想到個感人的說法,關心,不是干預;令人想起人際關係,關心到什麼地步,就淪為干預。
有所謂關心則亂,關心過當,有時候朋友來問意見,買樓抑或租樓、拖住隻手分定唔分之類,也常常警惕自己,講到某個份上就夠了,雖然肉緊,但不要影響別人頭等大事的決定,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負責,而且事先聲明,意見一則,不聽也罷,我係你阿媽都咁話。
講到阿媽,張宇人說,自己到半百之齡,阿媽依然會關心他天冷要着衫,他會多謝阿媽,不會反問你怎麼干預我着衫。這比喻,算罷啦。我阿媽到今時今日的確也會問我,食咗飯未,擔心我會肚餓,但為免她擔心過度,嚇到了她,即使餓着,也說吃了,飽了。正常健康的母子關係不只這樣,我還會倒過來關心她吃了薄血丸後有沒有吃錯中藥,她也沒有說我干預她,罵我不孝啊。請問中央跟香港的關係可以這樣互動嗎?
這個阿媽關心阿仔着衫,都幾好笑,現在被關心的不是一件衫,這件國王的新衣,誰都看穿了。阿媽依家係關心阿仔下一任老婆,日哦夜哦,一定要哦到你結婚,指定對象,盲婚啞嫁扮相親有得揀。試問做仔嘅會覺得係關心定係干預呢?唔好玩啦,中央人人叫阿爺,唔係慈母。都什麼時代了?對上一次把國家與公民比喻為君父與子民關係時,滿清皇帝遜位了沒有?晚清的確出過一位叫慈禧的慈母,十分關心兒子婚事,由親生仔同治到過繼的光緒,都指定要信得過的自己人,非葉赫那拉氏不可,兩個兒子下場如何,有眼見。
如果同治光緒不是兒臣,可以勉強叫關心,可惜慈禧是太后,掌握絕對權力的人關心你,不干預也干預了,一個眼神一句話的尾音,也影響了你的決定。唔好侮辱我地老母,慈禧唔係我地阿媽,阿媽唔會發動親戚朋友,威脅我冬天唔着衫夏天唔剝衫,就會威逼我老細炒我,等我乞米。
還有更好笑的,廿蚊張說他比其他人更關心選舉結果,但他自己是選委,卻好像比較關心阿媽眉頭眼額,指定要邊個做老婆,而唔係自己想揀邊個。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