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等」了千百年(陶傑)

特首小圈選,親中愛國都要聽主人話,但「主人」是誰,今年出了新的情況,是一個仍然「少數服從多數」的「中央班子」,還是只聽在這個圓形中央的圓心之最某人?
因有梁特被DQ下台不准連任之先例,因不少人翹首企盼,等最後一分鐘,「那個人」宣旨。
然而,熟悉中國與共產國家行為,都應該知道,一個人「一錘定音」,亦即做秦始皇朱元璋一類皇帝,十分困難。
不妨看看先例:鄧小平是強人,而且在「六四」後,動了兵刀,廢除趙紫陽,本來想欽點李瑞環或喬石做總書記。鄧小平那時有沒有得「一言九鼎」?沒有,因為李先念和陳雲堅持用另一個人,鄧小平不得已接受。接受之後兩年,不太滿意,才會「南巡」深圳發牢騷,然後隔代指定另一位。
毛澤東也不是一言九鼎。可以立劉少奇為繼承人,但當劉鄧勢力坐大,毛澤東想廢劉,就是廢不了。就是因為廢不了,才不惜冒內戰之險發動「文革」,推動極端的個人崇拜,用紅衛兵將一個國家機器砸毀,才硬將劉拉下來。
要做到至尊一鼎的大皇帝,以中國傳統,必須殺人。毛澤東殺人,鄧小平復出立威,也發動一場「懲越戰」,內則清除文革餘孽「三種人」,也殺了一批。史太林建立絕對權威,托洛斯基、卡曼尼夫、基洛夫、布卡林,不是判十五年或死緩,而是越高位越殺。中國和蘇俄,不是英美,權力的交替,不講和平,不講君子,必須掀翻桌子亮刀,沒有什麼交換,沒有妥協。正如毛澤東最欣賞的學問家張春橋,在日記裏寫:「怎樣鞏固政權?殺人。」這是真話,也是中國國情裏的真理。
看戲要看一整齣,要看古往今來一系列。香港什麼特首選舉,只是其中一小過場。內行的看門道,明白好戲在後頭,外行的,才巴巴的等最後一分鐘他們希冀的那個鬍鬚曾會翻盤。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