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文摘】論陳美齡之不可能(陶傑)

林鄭想委任日本的陳美齡做教育局局長,此一奇想,創意豐富,但是稍了解中國者,聽了只會打個哈哈,然後再加一聲:哈哈哈。
陳女士嫁了日本人,但仍心繫紅色祖國,近年熱衷於呼籲香港同胞愛祖國,怒斥日本政府為何不提「南京大屠殺」,並聲稱今日的特區香港,遠遠好過英治時代。
本來,由陳女士親自棄日本永居權,回到香港特區參與愛國愛港的治港班子,而且又是女人,與林鄭「同聲同氣」,三名子女俱美國史丹福,可謂一人集美、日、中三國之精要,一人而跨界擁有中國、香港、西方文明三者之間的「最大公約數」,對於親中愛國、戀日港女、中產藍絲家長,俱有最大的感染力。
但中方的視覺會更為高遠。此三大板塊,獨缺了一角,就是香港的年輕人和中學生。陳女士回到香港,必須配合梁振英路線和中國國策,就是加強愛中國教育與反港獨。然而以陳女士一早選擇在一九九七年之前離開香港,定居日本,勇奪日本永久居留權,長期享受日本優等文化,生下三名接受美國精英教育的子女,這種背景,在香港負責督導香港年輕人愛中國,其說服力還低於梁振英與吳克儉,而且必引起更強烈的反彈。
倡導愛國教育,仇日總在所難免。凡仇日必須以強調「南京大屠殺」為起點。陳美齡女士回到香港,由於地位敏感,必須宣揚「國民教育毋忘南京大屠殺」,而陳女士又同時聲稱是「首相安倍的粉絲」,而如何能夠同時在香港賺取高薪,勸說香港中學生留在香港讀DSE並去中國大陸升學,勸說香港下一代遷移大灣區而老公三子女俱留在日本或美國,強調「南京大屠殺」而偶回日本探親時又不激起日本愛國民眾的民憤和示威抗議,此一政治的馬戲班式雜技,難度極高,如何會不出事,實在令我萬分期待。
香港的林鄭,或許只看中陳美齡的兒子史丹福學歷與劍橋相同,以及香港式的史丹福博士學位崇拜症,覺得陳女士是教育局長心儀人選,但中國外交部、統戰部等單位一定認為:「像陳美齡這樣的人,還是留在日本,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中方若不否決林鄭的「推薦」,我會非常的詫異。而且此議必「有人」打小報告(是什麼人,林鄭心裏明白),令中央主人對林鄭的判斷和管治產生懷疑。當然,我非常希望我看錯。


政綱睇真啲候選人冷知識小測點解佢有票